、是做做呀

不屑一顾是相思。

德普相关访谈,片场花絮,剪辑视频整理合集附链接2.0

太太我爱你

如佩如珏:

脱口秀以及大部分加勒比海盗的片场花絮什么的移步合集一,这次整理的有些是生肉,咦,普叔那口速不是完美的英语听力嘛😏有这么一位可爱温暖骚浪的爱豆真的很想向全世界安利他


插一句,手机端不方便打开链接,就只能在手机浏览器上打开网页版再打开各个链接啦啦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60975


【和狗仔聊天,挡镜头以保护孩子们的暖爸爸~】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887766


【德普聊黑珍珠号的诅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60667


【加5片场为小粉丝学米老鼠说话】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05125


【16年底德普为粉丝录制的感谢视频,you're welcome. 】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278672


【普叔在录音棚录歌~魔法黑森林Hello little girl 唱个歌都骚气满满】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05022


【1996奥斯卡渣画质里颜值依旧坚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922199


【当黑夜降临里great butt 和骚里骚气的回眸】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93142


【1999年客串蒂播雷牧师~嗷嗷嗷文艺气质满满】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823376


【粉丝的公众之敌节奏剪辑,我的踩点老天使】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05257


【理发师陶德08法国首映~普叔法语好苏好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92802


【恐惧拉斯维加斯访谈~是生肉,画质不错,不妨碍舔屏】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04884


【04年奥斯卡小合集~41岁普子的颜简直了!低头一笑尽是风情好嘛】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93520


【05年英国电影学院奖颁奖仪式,嘤嘤嘤戴眼镜也好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92145


【哭泣宝贝花絮访谈~好想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91506


【贵族大盗幕后采访及花絮(据说有抹胸福利)~电影里超喜欢普叔那一句hello】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17432


【挺早的一期节目,但听他说话就是很舒服是不是】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92597


【1997年平头的德普参加忠奸人的访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081460


【人民选择奖历年合集,风风雨雨,2017我们陪你触底反弹】

[林秦] 白水长情

竹马设定
高中同校
大学国防生x法医系
甜甜的校园日常
不刀

校园构造参考自己的高中和大学
ooc属于我

他们永远是少年。








[一]芒夏

       龙番一中的高二学生,不对,确切的说是准高三党们,是没有暑假的。
       泽草所生,种之芒种。

        只可惜龙番一中作为教育部直属重点中学地处闹市,看不到城郊农田收麦散种的盛况了。午间一片静谧。大雨将至前的闷热湿润和十七八岁男孩球场归来沾染汗味的呼吸,都让教室的空气愈发黏腻,电扇在头顶呼啦呼啦的转着,去似乎没什么作用。
         整整一个月都这样昏昏欲睡。
         此时虽已到了晌午,却因着快要落雨的缘故,天阴的厉害。


        女孩儿从试卷堆里直起身子,捏捏鼻梁,起身准备给自己冲一杯咖啡。
        “诶那个同学!”
         刚端着马克杯走到门口,就被人给拦了下来。顺着横在自己眼前的一截麦色的小臂往上瞧,是藏在白体恤袖子下略有起伏的肌肉,与学校里那些好看的男孩子如出一撤的脱了校服外套随便的系在腰间,偷偷在打球的空档换成的短裤,和一张纯良干净的脸。挺眼熟的,大概常来窜班吧。
        “同学你好,麻烦帮我叫下秦明好么”话中带着喘气的声音,只是不曾想少年声线这样温润
        “秦班,有人找. ...”女孩儿回头朝教室阳台的位置轻呼一声。
        林涛从教室门口穿过窗台看过去,恰能看到有人安静的伏在阳台边沿,默背着什么。黯淡了不少的日光迎着他落下,落到他卡住书页修长的手指上。林涛不自觉的笑了,朝女孩儿点头致谢然后摆手示意不用叫了,就动静极小的穿过教室里沉默的棱角突出的桌椅,推开了阳台微微虚掩的玻璃门。




        “秦班长不需要午休啊…”林涛合上门,几步贴到秦明身边,借着身高优势,毫不费力的就把下巴搁在了边沿上,侧着头望着还仔细背书的人。
       逆光而站得笔直的秦明微微蹙了蹙眉,并没有立刻接话,似乎是在脑子里回忆了一遍刚刚的词汇,然后表情放松下来,伸手轻轻的把林涛推开一点。
        “热”,他说。
        “要下雨了嘛”被推开的男孩儿也不恼,扬手撩起体恤的下摆,有些肆意的煽动。
         秦明瞥了一眼林涛若影若现的腹部肌肉,一个词毫无征兆的蹦进他的脑海。
          freshly。




       “明天就是暑期补课的最后一天了。”林涛才从球场上下来,趁着午间大家都想休息场地空出来和几个体育老师打了一场,闷热的天本就极易出汗,再加上急匆匆的上了五楼,一停下来,几乎是汗如雨下。
       “嗯…”比起空旷的假期,秦明大概更喜欢学校里封闭充实的生活,所以对于暑假的补习,秦明一直表现得很平淡,没有多数人那种哭天抢地的烦躁不安。

       秦明平静的合上书,转过身来正对林涛。
       “那你有没有什么安排….?”林涛抬手,歪头把面上的汗珠全曾在袖子上。
        “没什么安排,”秦明盯着林涛汗津津的脖子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低头从校服兜里摸出一包餐巾纸,抽出一张,好看的手指拎起一角抖开,然后附在林涛脸上,“大概就每天去图书馆自习吧。”
      “那正好,你住我家吧”林涛一把抓住秦明的腕,抓着纸巾的手还停在他眼前,白皙,而且骨节分明,在日光下恍若透明。
秦明一怔。
       “嗯.......你看,我家就在市图书馆对面,我爸最近为了个案子出差了空了房间,我妈….我妈也说好久没见到你了……嗯还有……还有我家狗也….”林涛以为秦明不回答,是在考虑怎么拒绝他,于是赶紧补充理由。
         “好。”
         秦明及时的打断了林涛,使得自己没有变成一个被他家全家兼宠物都想念的人,“你快回去吧,午休快结束了,去喝些水。”
        秦明抽出自己的手来,把剩下的一包纸巾塞到林涛手里,推着他向外走。
        “那明天放学我等你一起!”教室里的人渐渐多了,林涛一边挤到教室门外,一边回头叮嘱。
       “好…..”秦明低低的应了一句便不再看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把下节课的书都拿出来摆好。

        这个时候,离高考还有三百来天。
        盛夏倦怠。

———————————tbc——————


完了。。。芒种好像是六月啊。。。
七月初就放暑假的高三党。。。
一定不是什么正经的高三党。。。。
图片是我高中教室。。。
lofter特么要怎样才能不带图??

秦学霸温柔的日常❤

青丘狐列传


刺客们都是狐狸之后的日常就是谈恋爱而不是搞事情了
执离终于出来了下一章出钤光
ooc全部属于我

[十]
       都道天权王生性不羁不喜权位,只钟意那些享乐之事,因而这天权王城,皇子脚下,自是不同于别处的繁华富丽。烟柳画桥,风帘翠幕,若是在这闹市之中,十步便是一珠玑罗绮丽的店铺,百步以内更有红楼香阁数座,新声巧笑隐匿于柳陌花衢,豪门贵族于雕车宝马内竞相豪奢。
       只是近来王城之中有了个不大不小的事,灼天楼此前有位乐师,才艺精绝,尤善箜篌,一曲《狐不归》被他拨弄出空阔决绝之意,直教人泫然欲泣。只不想初春赏花时偶遇一良人,二人情投意合,那乐师便干脆利落赎了身子,自称远离这俗尘从此不再以灵人之身出世,更莫提当众表演了。而这王城中大多是些风雅妙趣之辈,那乐师这么一走,灼天楼的生意倒惨淡了几分,老板不得法,便贴出昭示,重金聘请一善箜篌的美人乐师。
        王城街坊间依旧一派金翠耀目罗绮飘香的精神。
        持箫的红衣男子在一块匾额前停下,眉目如画,眼角潋滟却似比这盛世之景更多几分浓烈。
      “乐师啊.....”慕容离扬手看了看紧握的洞箫,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侧身低低吩咐了一直近身跟随着的黑衣少年几句:“咱们不另找了,庚辰,你去告诉这灼天楼的老板,我愿占这乐师之位。”
        “主人,这,这样真的好么?”庚辰越发不懂他的主人了。


         自出了青丘,其余三位小爷都依照着长老给的指示去到相应的地点等待他们的君王,只这慕容离,出山以后,自己还没来得及告诉他瑶光的旧城已经不复存在了,他便先带着自己急急的去了这浮玉山。


       那日在山崖上,他陪着主人一同俯瞰脚下瑶光国故土的残迹,方得百年修为的他第一次看到慕容离淡漠疏离的神色中有隐隐的悲戚。


        “我也真是愚蠢顽固至极…”庚辰听到慕容离有些喑哑的开口,:“凡俗之人事向来脆弱,此间百年,连王朝都可一夕倾颓化为尘土,他怎么还会留存呢….大概,他已是二世为人了吧”
       故地重游,却又无处堪寻。
       庚辰还不懂。



        “长老说让主人自寻龙迹,主人出山就耽误了不少时候,如今好容易入了这天权王城,还有闲情逸致去做个乐师弹箜篌?”庚辰不明所以。
       “小隐隐于市,愿者上钩,都说这天权王号韵律喜风姿,我自不必送上门去。”慕容离将箫收入袖中,索性自己信步走入灼天楼的暖风旖流中。



[十一]

       莫澜在凉亭中寻得执明时,正瞧这太傅拂袖而去。
      知是二人都动了怒,伸手探了探袖中的锦盒,便走到执明跟前,替他斟了一盏茶,宽慰似的将锦盒献了出去。
      盒中是一支打磨精巧的玉箫,箫底坠着细密的红流苏,辗转吹奏犹若桃花雨下。


       确是上品。
      “王上莫要气了….”莫澜瞧着执明脸上岁还阴晴不定,寒意确是退了不少,才开口问道:“王上....可是许久没去灼天楼了?”
      “盛衰之理,虽曰人事,岂非天命!本王天天被太傅鞍前马后的烦着,何来时间去宫外消遣享受!”谈及此处,执明又有些不悦,猛的合上锦盒,去了满上的茶盏一口饮尽。
       “那....那到无妨”莫澜惊了一下,忙又替执明满上茶水:“前些日子灼天楼那头牌乐师撂了挑子,好久都没有曲子听,倒也没什么损失,只是….”
       “只是怎样?”听得灼天楼乐师离去不免有些惋惜,却听的莫澜如此拐弯抹角,想必是有什么更精妙的东西要说与自己。
        “只是昨日,灼天楼来了位妙人”莫澜看执明来了兴趣,松了口气:“这人一袭红衣如朱砂,眉眼生得极为姣好,自带三分出离人世的仙气。他自称慕容离,说是要来应这乐师之位,便借来箜篌信手拨弄了两下,三五成调间竟哀艳至极,似有离火灼天之势。”
      “哦?这俗世中还有这样的人?”执明复又解开锦盒,手指附上将箫的冰肌玉骨,唇角微扬:“那此人,可还有什么来由?”
       “他.....他称自己是青丘人士。”说到这儿,莫澜倒有些不安。
      "生存华屋处,零落归青丘。有趣,甚是有趣。这人若真是青丘山中的人,哪怕是,有不少故事啊。"执明搁下锦盒,满脸忽然清明万分,扬袖走出亭外回头示意莫澜跟上来:“那你便带本王去见见这青丘妙客。”
————————tbc——————




考完有机半条命都没了
周六还要考分析
难过到爆炸

期中考试之后我又是一条好汉!!!
失踪一周大家不要抛弃我啊!!!!
6号考完就满血复活把落下的更了!

图源微博 侵删
我就不占tag了

【刺客列传·如果孩子们考试不及格】
2
仲孟の场合

        孟章孕孟湛时还未至而立。
        十年隐忍,身子骨早被世家门阀那阴狠至极的几碗药压的孱孱不堪。孕期虽被他的上大夫日日羹汤不断的滋补着,可孟湛降生那一日却也是折腾了孟章三月不着地。因此,孟湛虽与凌司空家的孙子同龄,身形却小了一大圈,自小多病,幸而安安稳稳长到了成年。
        孟湛十六岁那年却狠狠的病了一场。


       成年礼一过便是入学宫的甄选策论,不想恰逢秋分天气骤凉,刚被授字【四象】的少年着单薄的竹绿礼服,可不就受了凉,第二日策论时也是浑浑噩噩。因着孟湛幼师羸弱又生在帝王家,父亲父上都是极为优异之辈,心中自是比旁人多几分骄傲自负的不肯轻易示弱,所以明知自己答的极不好也默不言语。


        翌日,孟湛忽的发起热来。成年的孟湛已比孟章高出不少,此刻却难受极了蜷在孟章怀里,鼻息间尽是滚烫热气。孟章心里刺刺的,满眼都是心疼。
        午后落了雨,天枢宫里已是漫阶红不扫。仲堃仪收了伞,把披风取下交给宫人,悄无声息的进了门,替塌上相拥而眠的两人搭上被子,又命人将孟湛的药重新温一遍。
       仲堃仪在塌前款款的望着熟睡的君王,捏皱了学宫那边出了高下的试题。一声轻叹后,只见得天枢国的上大夫阴着脸朝学宫方向起了架。
       天枢的上大夫脚下生黑风,决定去跟学宫的夫子们讲讲道理。


执离の场合
        浮玉山山花欲燃时, 天权国又迎来了春试。
       太傅表示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在经历了执明的混吃等死式耍无赖之后,还要再经历执煦的,不,执煦简直比他爹有过之无不及!要说执明是赤子之心与世无争,那执煦就是冰雪聪明绵里藏针,完完全全继承了慕容离的心思细腻,顶着一张人畜无害有如谪仙的较好容貌,也只有莫县主家的小儿子莫然敢近身嬉闹。
       在慕容离面前,执煦永远是温润的小女儿,所以当执煦把太傅要求父母批阅的策论折子拿出来时,完全没想到一向温柔的父亲居然瞪直了眼有点哽。
        “父。。。父亲?”执煦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在慕容离脸上看到如此强烈的表情。
       慕容离把执煦和执明两人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又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扫视了一下面前因为自己突然色变而噤若寒蝉的父女两,暗暗决定以后亲自负责女儿的课业。
        此刻,他只想怼执明,就不该指望你把女儿教好!
——————————tbc————————
我错了我好像还在不务正业
青丘狐那个我写了明天下午放上来啊啊啊今天去看社团妹子的汉舞表演了
钤光这个我真的需要好好想想

【刺客列传·如果孩子们考试不及格】


蹇齐の场合
         夜幕四合,天玑王宫中有万瓦清霜更漏残。
        亥时已过,书房内灯火通明。
        蹇宾本是极为骄傲的人,此刻却隐隐带这些怒气,一言不发,杵在长桌面前盯着案上的薄纸,那上面当头一个朱笔批的【四十三】,这也算了,那朱批旁竟然还有齐之侃大大方方的【已阅】字迹,真是一点也不觉得丢人。
         蹇从水倒是一脸淡然。他的轮廓像极了蹇宾,一身浑然天成的贵气也只在他父上面前矮三分,只是眉目间尽是齐之侃灵动英气的影子。
        从水一向跟占卜和星象不对付,前些日子又是日食,天官署的学徒们便进行了一场观星策论。从水平日里就常跟着父亲去山野围猎,那里还有心思惦记着那神神叨叨的课业,策论一日真是绞尽脑汁也写不出个所以然来。待到出了高下,谁想那天玑新任国师竟要求父母翻阅留名,这可急坏了蹇从水。想来父上日常国事繁忙就不扰他了,而父亲倒是因近来天下太平得闲不少,那便请他代劳了。
       齐之侃推门而入的时,就看到从水现在蹇宾跟前,满脸无所谓,倒是蹇宾气急败坏的拍着木案。齐之侃绕到蹇宾身后环住这暴躁的君王,抬眼示意从水离开。
       “王上,”齐之侃出声极轻,像是害怕吵醒了入梦的宫宇:“从水随我,本不爱那占星玄学,不如由我亲自教于他骑射,往后,跟我一起为王上守这江山如画可好?”


——————————tbc————————
写这个感觉有点不务正业
还想写其他几对的
算是回馈百粉的一个小礼物吧
谢谢你们看我写的文
我那么懒你们还愿意看
睡醒了更青丘狐列传

青丘狐列传

[九]

       梅尽而桃花自来,天无穷,地无尽。

       白狐在青丘狐氏族中属于晚成年期一族,齐之侃这会儿初入凡世还不足年,虽然每日努力在白日过后依旧维持人形,但也实在是疲惫不堪。

        自那日被蹇宾半是认真半是玩味的问过,对上蹇宾情深似海的眼睛时,齐之侃心中不由一动。长老遣散他们时说过,会把它们投入帝王家,而如今在玉衡山已几月有余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天明注定,他竟捡到了天玑侯爷,天玑虽是目前唯一没有称王的四方属国之一,但蹇宾眉眼间龙威虎影的贵气是怎么也掩不住。

       庭中有春桃百株花开灼灼,立春过后,这莽莽山野似一昔还生。

       齐之侃撑在庭中石桌上,想那《涂山怪诞》中有言:“见九尾白狐者,可为王”。如今自己虽已成年,但修为尚浅并无九尾,但怎么说白狐也是青丘狐族中以极高灵性著称,说不定,自己真的能助他为王。思及此处,齐之侃不免羞赧难安,明明与那蹇宾相识不过十日,只一句同游人世,自己的心居然也跟着跑了,到底是年纪太小,比不了钤哥哥的自持和堃仪哥哥隐隐狠绝,也求不得阿离哥哥的寡淡。

       齐之侃愈思量愈羞怯,便是少年心事,一时飞作淋漓剑舞----

      

       山间草木为织机,虫鸟如锦花如丝。

       虚空白处做一匹,日月同辉天外飞。

       

       一旋一跃间,有如游龙梭行,白蛇吐信。

       在因着千胜剑是上古灵器,剑端凝着一团灵气,四下桃花的精魂无不应召而出,团簇缭绕在齐之侃身侧。点剑而起时,有带露的桃蕊沾衣欲湿。本该是剑光若雪凛,如今在这深红浅红里裹着匿着,也染上几分葳蕤之态。一招末了,筱得纷崩而散,作满天桃花仙雨,满园春色,都向篱外溢去。

        “小齐,好剑法。”

        隔着花雨漫漶,二人相视再无言。

        待到这满院的粉瓣铺地,齐之侃才看清,蹇宾此时已坐起身子,披着绒毯,从榻上的一方窗格中露出一张气定神闲的脸瞧着自己。恍惚间,齐之侃适才似乎见得他有满目的动容。

        齐之侃冷不防辄一路望进了蹇宾那似有千绪万绪的眸中。

        晕红竟艳压桃花数朵。


[十]

        空山新雨,落矮檐几椽。夜来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雨水过了,玉衡山几近绿透。

        从春猎那日遇刺获救至今日,蹇宾已在这山中庭院静养了十几日,日日有齐之侃与之谈乐,倒也不觉乏味,便有些任性为之,故意不提伤好后离去之类的话,朝堂之中的纠葛恩怨就任其搁置几时,想来,除却天玑侯立春春猎一日遇刺失踪一事有些令人难安之外,倒也没什么大事须得蹇宾亲历,就是不知那老朽,急是不急。

        就这样布衣粟米的过下去,也许并没什么不好。

        不想接连着三日,在蹇宾沉沉将醒时,便见齐之侃将吃食茶水置于桌上,就速速出了门去,朦胧间得只见齐之侃步履轻盈身形移动竟都有了残影,每每直至黄昏才回到屋里。蹇宾早知齐之侃是习武之人,却并未习武之人的蛮俗,且那日见他庭中伴花雨舞剑,自觉惊为天人,不落俗尘。

       可也不至于快到有残影的地步吧!

        第四日便是二月初一,蹇宾心中早就疑虑不堪,便一直睡的极浅。忽觉者到齐之侃进了里屋,只佯装深眠,却虚着眼看齐之侃的一举一动,他似乎,似乎有些焦急不安。

        蹇宾立时睁眼叫住了眼前的人。

         “君上?”齐之侃实实在在被身后忽的一身呼唤惊了一下,却因着心事镇定下来:“君上醒了便自己用些早点吧,在下,在下这就离开。”说罢就要推门而出。

        “小齐,你站住!”蹇宾有些恼了,生生叫住又欲逃开的人:“为何这几日总是躲着本王!”

         齐之侃回过身,脸色发白,似是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窗格外有些发暗的天空,又看了看榻上愠怒的君主:“君上,在下之后再与君上解释”到底是逆了君意,倒退几步急急夺门而出。

        蹇宾似是早知那一声呼定留不住此人,便是被褥一掀下了榻要追出去,不想双脚一落地,腰腹间一阵钝痛直袭天庭,他知是旧伤皲裂也顾不得,趔趄着追出门外。

        谁知刚颤巍着出了门,却见四下昏惑,此刻已近巳时,却有遮天蔽日之象,林中飞鸟悉数振翅还巢,空阔里扑棱响作一片,实是惊惧可怕。

        举目竟不见完日。


        蹇宾被如潮的疼痛袭的回过神来,才发现追寻之人此刻正襟危坐于石凳上,不,与其说端正,不如说僵直。

       蹇宾正奇怪着,目光上移,才惊觉齐之侃乌密长发中有两似兽耳的粉白毛尖抖擞。

       其状若狐。

 -------tbc----------

啊啊啊啊运动会什么的烦死了(你明明没有项目)

强行让桃花开在二月我会不会遭天谴啊

节气这些个梗太好用

日食往往发生在初一,咦,好难卡时间,就让煎饼住的久点咯

       



【青丘狐列传】
【八】
       阳春有脚,学宫草木已萌,苍山痩水也独有风骨。
       狐族本性敏锐清透,对于人世权政看的本就要比其余凡人通透不少,偏得仲堃仪骨子里的带出三分邪气,垂眼一笑时犹如天地初开时阴阳混沌,让人辨不清颦蹙悲喜。与那日合眼抚琴的清绝渺远模样相比,此刻混于学宫众人间的仲堃仪,脸上还带着适才与同伴争论新政的神采奕奕,倒让孟章拾回些人间烟火。
       孟章伸手扶起臣拜之人,才发觉此人高出自己不少,本又站的极近,还是少年身形的孟章连带着他那几乎从骨子里带出来的药香,都被陇在仲堃仪的影子里。
      “听闻阁下对本王新政有诸多看法”事关新政实施,孟章倒未想其他,仰起脸便问眼前人。
       “在下才疏学浅,不敢妄言。”薄薄的寒涩自下而上的环散,本是无色无状的东西,仲堃仪此刻自觉有如白玉生青烟模糊了眼目,便有些疏离的退开一步,想使那药香淡去几分。
       “无妨,你但说便是”孟章满是坚定的望着他,是有王者的风度,却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少年执拗。
       “那王上多有冒犯了。王上新政,与其说有伤旧臣动摇国本,不如说世家门阀不愿让利于民。”话才及此,仲堃仪便看到这年轻的天枢王怔了一下,却也不停下:“以在下浅见,王上新政,的确削弱了门阀贵族的势力,短期内必会招致他们的不满,但只要王上施政之势强横,用不了许久,便会让天下人知道,这实则予民以利,予士子以利,予天下文士以利。这本是富民强国之本,王上又何必迂回不绝不肯果断施政呢?”
       仲堃仪趁讲毕一番话顺势环顾了身遭学宫士子,不外乎都是些世家贵族的子弟,此刻他们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心虚的厉害连面前的君王也不敢直视。仲堃仪心下觉得有些不屑,只觉这些凡夫俗子甚是可笑,为了一己私利竟可以置国君国家于不顾,真是俗不可耐。等他的眼神回转到年轻的君王身上,才觉得方才失礼,不曾注意到他眼前的少年眼眸中流转有如星河,那样绝处逢生的眼神就这么直白的毫不避讳的落到了自己的眼里。
       仲堃仪此刻倒被盯的有些不自在,只得又行一礼:“在下,僭越了。”
       此时学宫夫子从门外踱进来,看到天枢王在此,一想便知又是孟章心中愁郁难解想来这学宫中找寻些破冰之言。夫子向孟章行了一礼,便很是喜悦的看向仲堃仪:“堃仪,你平日少言寡语,今日却侃侃而谈,很有意思嘛,在说些来王上与我听听?”
        话一出口,便说的多了,仲堃仪只得温和一笑复又道来:“先前学生以为,王上新政,若能力抗阻挠,推行得到,鄙视富民强国的宏策。如今想来,王上只考虑了影响富国强民的根源,却未能在政书只让天下人看到如何施政的策略,只怕天下文士,面对这份政书,还是会有所犹豫的。”言毕,仲堃仪便不再分心,改而专注的捕捉着面前的君王脸上明灭的情绪。
       而孟章神情从复杂转而平静了下来,走上前一步,定定的问他:“那以你所看,该如何行事?”
      “吸引天下高士来我天枢为其一,其次知人善用。”此番话看来,仲堃仪已算是对着天枢学宫中的劳什子世家子弟嫌恶的不行了,真是国之毒瘤,不可不除,应该丢到山上去喂狐狸。
       “此言有理,可你怎知天下声名在外的鹊起之士不愿去他国一展宏图而来我天枢屈就?”孟章心下一片晴朗了,他只想再问问他,再听听眼前灵秀之人还能给他多少诚心之见。
      “他过能者名声在大也不会熟悉我天枢民情风貌,若是不知,何以己之所学,代君巡守疆域?更有甚者,他能力再大,若不愿屈就,那也只是眼高手低罢了,不值为君所用。”
      “废话”只听的一学宫士子突然无礼打断:“你出身贫寒,对世家门阀多有怨气,若有朝一日你为官作宰,与如今世家相比,尤会过之!”
       仲堃仪差点没收住表情,也是了,他只与周围人说自己从青丘来是山里人,大概,那些世家子弟们早把他当成落魄的穷酸书生了。
————————tbc——————————————
还是仲孟的场合

我在想日食要不要搞个大新闻

兽耳什么的


青丘狐列传
【七】
        这一路弱柳千条迎面拂来蔽了视线,孟章只觉这通往流风亭的幽径都陌生了不少。
        立春时节,万物复苏,连身上的顽疾也开始叫嚣。适才与世家首老一番争执,无非就是自己将出的新政里有不少条例直损其利,不想一时气血攻心,好容易匀了呼吸,却愈觉心神不宁焦躁难安,便遣了侍从,孑然信步不想竟踱至那回雪渠旁。
         登基那年,孟章才满过十六,本是青春作伴好还乡的年岁,却骤然被困在那重重宫闱中,至此,楼高不见君家,王孙各离散。
        沿蹊行,渐有琴声清越。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是《黍离》的调子,孟章到不曾想过这流风亭中会有访客。回雪渠本是学宫后山上众多山溪的一支,因着初春回暖山顶的残雪消融都汇集于此,故得“回雪”一名。这名字,还是孟章六岁初随夫子入学时取得。
      走的近了,亭中的人影愈发清晰,却辨不清容貌,抚琴之人虽着学宫中常见的绿袍,可他覆手弦间,两袖生风,似渠面腾起青波渺渺,绕亭生出三分春色。
       孟章没再靠近,只是藏在那千丝万絮的丝绦掩映里。


       
       仲堃仪知道有人来了,抚琴的手却丝毫没有停下。阿离说过,曲不终便会有牵挂。
        可是来人却并未靠近,一曲将尽,仲堃仪有些疑惑的略略抬眼,只扑得一抹隐匿在渠边垂柳中的绿。
        大概,是某个学宫中好奇贪玩的学子吧。




————————tbc——————————


我喜欢的刺客的太太萌了我喜欢的其他cp是件多么幸福的事!